您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回顾 > 「从甘南到色达」最幸运,两千公里都在同一频道的你

「从甘南到色达」最幸运,两千公里都在同一频道的你

晚风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24日 来源:踏浪假期

有趣的灵魂总会在一个地方相逢

有伴如你们,是我的幸运,真的。
每当有人问起我的这趟旅行,我总是眉飞色舞饶有兴趣地讲述,你知道我们遇到了多好的旅伴嘛!
大概对旅伴向来挑剔的我而言,这简直有如中彩票的神奇。
此时山川湖海、天光云影黯淡,原来合拍的旅伴可以超越沿途的风景,成为闪闪发光的记忆。
分别时说“很高兴认识你们”,
我想你们知道我的万千不舍,也看得见我眼里闪烁的星星。

如果真的有称之为完美的旅行,那应该就是我们在路上的样子。
仿佛跟你们一起,连运气都变好了呢!
你问真的一点遗憾都没有吗?
仔细想想还真有,
可是哪有无需迁就、可以肆无忌惮做最舒服的自己重要啊。

微信里的群聊那么多,
我们理智又克制地维系着与周围的联系,
可是,我们的小群却吵吵闹闹天南地北无边无际。
是专业、交际不搭边的酒肉朋友啊,
吃喝玩乐,有的没的,倒使日子回归了生活本身。

兰州初识是新朋友的新鲜,兰州分别已是老朋友的熟络。
我时常想,天哪,我们真的才认识几天吗?
这大概就是缘分的迷人之处。
潮人姐妹轩很棒,也期待新梅居,
计划中的潮汕,还有说好了的新疆
纵使山南水北,人来人往,
好朋友来日方长。

我们是前一晚跟着藏族大妈在广场上跳嗨了锅庄舞,没有包袱很神经的胖子和瘦子。

学霸中的战斗机,平易近人的盛世美颜

文化人,真男神,大概是复旦医学院的门面担当。全身都是优点的淡定哥。

「米拉日巴佛阁」借我自由与勇敢

      和我端庄吴抵达兰州是在下着雨的夜里,为了美穿着短裤的我和穿着短裙的端庄吴饥寒交迫,拖着箱子怎么都打不到车,路边驶过一辆小黑车摇下车窗……陌生城市的雨夜,一个人是断然不敢的,可是两个人仿佛真的能相互借胆。
      医生小哥哥前几天在青海湖祁连玩了一圈,下午便到了兰州,nice又贴心地储备了接下来路上的粮草。于是,噔噔噔噔,网友终于见面啦!虽说淡定哥强调见面目的在于明确行程和包车的具体情况,然而,这些不都提前在群里说过了嘛(此处是了然又礼貌的微笑
      下楼吃了拉面和醪糟,落胃,冷和暖交融的这一刻,方觉自己是真的到了兰州,对一个城市的感受是从味蕾开始的。
      大西北,别来无恙呀!

      一夜好眠,早晨一碗羊肉泡馍,我们的旅程就此开始。
      天气预报说有雨,一路倒是阴天,司机师傅看我们四个学生模样很是诧异,说这条线路在中老年游客当中很受欢迎,实在很少遇到学生。
      好的,毕竟是四个对养生很执着也不再能熬夜的老年人呐,就此贴上老年风光摄影团的标签吧。

      米拉日巴佛阁,我们进入安多藏区的第一座藏传寺庙。司机师傅给的八日行程,在去往郎木寺的路上,行前大概查了一下,似乎并没有错过的理由。事实上,从兰州一路高速到合作,三个多小时的车程,相比很多艰难险阻的朝圣路,想来这也是一座易于亲近的寺庙,不甚有名,却也宏伟庄严。
      这一路米拉日巴佛阁、郎木寺、色达拉卜楞寺,缺少藏传佛教文化积淀的我总怕自己以一种观赏和猎奇的视角会产生审美疲劳,好在这些寺庙外观上即各有千秋,即便俗人如我,每至一处,依然能够带着好奇与虔诚之心,去看,去听,去了解,去发现,去享受平和,去和对自己对话。
      九层佛塔,各层各派,供奉九主。在开阔的西北大地上,远远的,这高大的存在浓烈的色彩已然夺目。

      佛塔周围有一圈四四方方的红墙,进入藏区以后,围寺绕行的藏民便也多了起来。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终其一生都要抵达的花园。眼下我大概无法理解信仰的力量,但我知道什么是热爱的感觉,是那团你不断追寻的火啊。

抬头佛塔已在眼前,进入需要脱鞋。 门内黑黢黢的,一切显得更加神秘莫测,有诵经声,木制楼梯在脚步声中吱吱作响,使人不忍打破这一室安静。楼梯有些陡,每一步都要走得很慢很稳。每层的佛堂都有各自主供神像的唐卡、壁画、塑像,我总是双手合十右旋绕行后才得以在昏暗的光线下瞧个究竟。不明范式,口中念念有词的仅是为家人的祈福,执着地相信着自己的相信。

      不能拍照的规定倒是解放了爱拍照的心,给感官留下了大把时间。似乎习惯了通过镜头看世界,看到光影精彩瞬间仍不免为无法记录而感到遗憾,但相片本身也仅是回忆的窗口,由眼及心,才是最直接而实在的记忆。用多了相机,往往拿掉相机的一刻会觉得少了什么,不多时便觉得轻松自在了,还原一种本真的视角。

      每一层构成一个个相对有些密闭的空间,黑暗却不觉压抑,中间的小窗总能透出一束阳光,斜斜地落在木地板上,蓦地让人心里升腾起明快来。这微光点亮的不止是一室静谧,还有人心呐。
      我们缓缓地爬到最高层,又缓缓地爬下来。佛塔外有一圈转经筒,又很认真地转动了每个经筒,在祈福这件事上,我们向来也是不含糊的。

      我们四个懒人不喜欢匆匆打卡,走马观花,若非饥肠辘辘,总能在所到之处赖到最后一刻,慢慢走,停下来拍拍照,或者只是这样安静地坐着。在西北的大地上,有着大把大把的时光和方向。

      不知名的鸟不知羽毛原本就是这颜色,还是被周围的一切映上了金灿灿的光,融为一体,眺望远方,仿佛几十年来就应在此处。

      早在佛塔内参观时便细细观察了雕像和唐卡里神像的手势,一看这对称得如此大气的建筑,拉上端庄吴活学活用!我们不生产pose,我们只是pose的搬运工。

      这是我支教回来后的一趟旅程,过去一年发生了很多或感动或难过的故事,一些单纯可爱的孩子和淳朴善良的人们撞入我的生命,也和一些人强忍着眼泪微笑说再见。当我离开哀牢山麦地小学的那一刻就真的与那个没有压力没有包袱可以放肆任性做自己喜欢的事的过往告别了。离开大山与土地,我害怕自己不争不抢慢慢来的心性已无处安放,在习惯了一种慢节奏的生活后畏惧未知。
      妥帖地安排好接下来的生活,将要进入全新的征程。即使时间紧凑,也要挤入一段旅行,将之赋予一种类似仪式感的使命,作为过去的句点,也是给自己以未来的鼓励。
      现实使我明白再也回不去曾经那个说走就走无拘无怕的自己了,那么就在被驱使的生活里剥离一段走神发呆的光阴。
      我忍不住在最后放肆的年纪猛吸了几口自由的气息,西北苍茫,撒欢流浪,极致的尽兴将自己武装。
      米拉日巴佛阁是整个仪式的开篇,愿在未来的日子里,勇敢爱,用力争取,大步向前走,坦坦荡荡别回头。  

「尕海」天然去雕饰

      尕海是牦牛走来走去的地方,据说夏季这里也是几百种候鸟栖息繁衍之地,而我们没有见到牦牛,也没有望远镜捕捉候鸟的踪迹,清冷的环境里只有无言的山海。
      已是草原腹地,需先将车停在外边,后乘坐电瓶车抵达湖边的木栈道,即使沿着栈道也无法真正靠近水源,看来养在深闺的尕海着实是难以亲近的。将人置于天地间,而与尕海又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栈道曲折,竟也觉得人工与自然很是和谐。私以为这样的距离刚刚好,使人漂浮其中又不至于扰了这一片寂色。
      湿地空旷,游客稀少,我们穿行其间,离湖面或近或远,移步换景,自是胸怀开阔,内心舒畅,扑簌簌抖落一地的喧嚣浮躁,独享着沉睡中的湖光山色。尕海湖

      虽然前一晚才真正认识,相似的年轻人熟络起来是很快的。
      在尕海,留下了第一张合照。第一天,就已经是戏很足的团队了。

      多年来始终和妹子出行的我,永远担当着把妹子拍得美美美的任务,满足多来源于按快门的快感,虽然作为一个同样向往美的女孩纸希望自己也能留下好看的样子,总归难以兼得(其实是自己不够好看...orz
      和爱摄影的医生小哥哥出行,不仅多机位多角度拍妹子交流学习,还有了好多自己的照片,一本满足!

      起初我对这样多云的天气略略还是有些失望的,期待里要有蓝天白云才圆满。直到医生小哥哥描述了他们前几天阴雨的悲伤,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没有对比就不懂知足,才放下了自己的执念。
      光和倒影,诡谲风云,使原本静止的一切流动起来,这才是草原真正的样子。重重云帐之下,阳光依然努力冲破,哪怕只有微小的缝隙,那一线蓝天弥足珍贵。

      总说草原要在夏天的时候去,除了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还在于此时有大片不知名的各色小花点缀其间,成为大草原上的增色,打破连绵的单调。

      这是一个捡手机的故事,没错手机就从裤袋里溜进了栈道缝隙,我大概拍照时相当敬业忘我了。
      没想到队友全程记录了身手如此矫捷的我,只想用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来夸奖自己(给你一个机智的眼神...同行有两个摄影师有两个机位我骄傲!

      当年和我端庄吴本科毕业时酷暑里没有脚架在校园里扛着相机各种爬上窜下找机位拍合照的苦日子一去不复返,想当初几张照片拍到精疲力尽,然而此时我们是有俩跟拍摄影师的人啊哈哈哈哈哈。论好友爱好是摄影的重要性

      这是一个很用心的买家秀了,不知道发给老板会不会返现...
      好在是第一天给包包留下的特写,因为最后一天简直不忍直视,尘土水渍墙漆,红一道黑一道,那感觉与骑手骑行川藏前后对比有着蜜汁相似,是风尘仆仆和满面沧桑(其实就是丑...
      人家虽然长得小清新,但八天来任劳任怨,不辱使命,实力证明什么是内外兼修!

      我我我,还是不知道这是老鼠还是兔子...虽然是从山里刚回来的乡村女教师,但深山里的小动物和草原里的还是很不一样(比如说蛇
      实践和真理告诉我们要从自然中来,常到自然中去。

       照片背后的我们。

      盛夏的天光里,草原上也不必然是绿得能出水的嫩草,不同科目的草本植物渐次铺开,有些初生有些落幕,生命里的自然更迭将整片大地调成不同的色块。而形态各异的云又为起伏的山峦打上不同的光影,相同的元素最终组合成全然不同的风光。
      想象物质多么神奇,原本同样的基底,因着这个多一些,那个少一些,些微的改变形成了丰富的世界,若是造物主,大概会因创造乐此不疲,为这成就和乐趣沾沾自喜。

      也许是高原的天本身变化极快,也许是高原实在太开阔,一眼万里。湖那边依然阴云密布,回望来路是阳光灿烂的日子,感受到希望的我们一下子又挪不开脚步。       淡定哥非装逼工作照,毕竟男神专业黑淡定哥一万年,淡定哥的形象照全指着我了呢,哈哈哈是互惠互利互相吹捧不套路很真诚的团队啊!

      吴端庄第一天的小白帽子分外抢镜,所以其实第一天她是被叫做“帽帽”的,好在之后几天仅靠端庄实力翻身。

      可能是此行最游客的一张照片???毕竟网上流传的那么多如何拍出不游客的照片帖里禁忌之首就是诸如此类的合影,这俩居然还敢比剪刀手!
      可我还是很喜欢这张照片呢,不谦虚地说,是洋溢着青春开怀呀!

      我端庄吴大步流星往前走,这股子潇洒我是自愧不如的。诶,是可女神可社会,可御姐可萝莉的存在呀。

西北的天黑得特别晚,太阳不愿沉入山后,使人老觉得尚早,能提醒人时间的永远都是及时抗议的肚子。在西北的这些天里,每天都在外浪很久,胃口也跟着蹭蹭蹭地上去,吃得香睡得好,就让我一直做一个成天乐呵呵的胖子吧。

      高原上晒得黑黝黝的脸蛋让我瞬间想起了我山上的孩子们,也是高海拔紫外线经年累月留下的印记。旅游业的发展让这里的人民过上了富足的生活,是麦地人采茶养蚕喂猪种核桃的劳作没法比的。但对孩子而言,有小伙伴在一起玩耍的童年才是最重要的,山上的麦地娃娃们在泥里跑着笑着,那么快乐,留给我的都是天真活泼的回忆呀。

      坐上电瓶车返程的瞬间,云倏地竟散了,我们很意外很惊喜地等到了日落。路边低头吃草的马,多么安详。这是出门近一周的医生们遇到的第一个日落,我知道他们内心一定感动哭了。

      如果说之前是清冷寂静的高原,眼下已然是温柔了,金光下所有棱角都被抚平,所有污秽都被抹去。光亮和阴影描画着山的轮廓,近旁砖瓦的村居生活也显得美好。夕阳无限好,近黄昏又如何呢?

       夕阳下的妹子,可以说是一幅画了。

       没有尽头的路途和远方,路旁附着藏语的路牌指示着方向,是想象中的西行流浪。

      我争分夺秒兢兢业业地拍摄了逆光里的吴端庄、男神和淡定哥,待到自己时太阳忽然跳入山后。      
      我???
      好吧,是牺牲我一个,幸福一整队的小蜜蜂呀!

       待到大地上的最后一缕光耗尽,我们才悻悻上车离去,意犹未尽。
       四十公里外的郎木寺就在前方。尕海湖

      一条小溪缓缓流过,将这个地方一分为二,以北是甘肃,以南是四川,两侧各有一寺,是为郎木寺。
      初听地名,我以为该在寺庙上划重点,因甘肃境内的达仓郎木寺有甘南地区唯一允许参观的天葬台,而四川境内的格尔底寺有五世格尔登活佛的肉身灵体。只是没想到,最后竟是被其后的纳摩大峡谷圈了粉。
      时间所限,我们选择去往四川寺。简朴的四川寺没有巍峨的地势,也没有开阔的空间,几乎与周围的民居混为一体,到如今我仍不知道这面修缮中的红墙是否是四川寺的主体,眼看着众人纷纷过寺而不入,径直往里走,对寺庙的热情转为从众的好奇。

      溪上搭起了木桥,就地取材,时间久了也有了绿意和生命。伙伴们早已继续往前不见踪影,而我却因着这精致的小景久久停驻在溪边。此时已全然不顾身着大红裙的不便,麻利地给裙摆打了个结,索性脱下鞋子缓缓踏入冰凉之中。
      忽然一下子回到小学和姐姐弟弟在外婆家旁边的溪里捉螃蟹的时候,记忆被无限拉长,如今小溪已不复存在,变成了田地,又盖起了房子,而我们也长大了。

       溪边一串串小黄花,开得正热烈,不同于草原上小野花的点缀,这里的小花开得颇有主场的气势。

       山色葱笼入胜境,空谷低回溪流声。

      走至此处,开阔的场地一下子收缩,仿佛林尽水源,阴影中两边是峭壁和树林,仅剩一道蜿蜒曲折的小径,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行在此处总有误入桃花源的欣喜,只有飘扬的经幡提醒这是郎木寺,而在谷口穿行的喇嘛倒添了出世之感。

       山重水复柳暗花明之处,终于寻得小伙伴。

      医生们看我光着脚很讶异,我想当然地以为这是白龙江的源头,是最为清澈的山泉水应该无碍。医生提醒一路经过的牛粪才点醒我水中可能会有寄生虫的事。
      好吧,出门在外,仙不仙都是其次了,还是乖乖穿好鞋。
      什么都不懂是最大胆无畏也是最开心的时候,知道的多了便开始小心翼翼瞻前顾后束缚了自己。

      要是知道这里是潺潺溪水的山野,就该穿上一条极仙极仙的白裙子,无奈郎木寺的错觉让我选择了一条大红裙。       再往里路更窄更难走了,进入多是骑马或穿着能够涉水的户外鞋,眼看已近中午,郎木寺的进度条也到了99%,峡谷内的桃花源就留在心底保持它的神秘吧。

       记得当时我们说了什么,引起了这哥俩的注意,回头的一瞬间真是默契而有趣。

      萧疎野趣生,逶迤白云起。
      刚出谷外迎面碰上了温婉娴静的可人儿,有美景和美人养眼,生活岂不美哉?

      勉强挑了两张证明这几千公里它也陪我走过,尽管仍旧很有槽点,请对麻麻的丝巾下手轻一些
      友情提示:丝巾使用大忌,用手举过头顶,任其随风飘扬,我可以说是最佳错误示范了,切记切记!

       相比之下,端庄吴的大红披肩就很高级,相当高级,real高级了,学习之。

       是在草坡上玩耍的小喇嘛童年呀,大部分时候的他们应该在寺庙里学习吧,有些遗憾没能和小喇嘛聊聊,很想知道他们的学习、生活和未来,想知道他们和其他同龄的孩子会有什么样的不同。

      我大部分的时间里在自然拍妹子,小部分的时间里在摆拍医生...
      两个穿户外服装的小哥哥,你们知道我已经尽力了。

      这一带有好多东方小瑞士祁连、郎木寺、扎尕那,那年去祁连时只觉得好美,还无从比较是否称得上东方瑞士,而眼下看这淡淡天空淡淡的云,缓缓坡上丛丛树林是真的回到阿尔卑斯的感觉。
      一晃又是两年,想念瑞士。人总是很矫情,那时候每天火车经过看多了竟觉这般景致不过而而,离开后却止不住念想,扯上瑞士两个字便能戳中内心的柔软。

      自古红蓝出cp,虽然每天虎子和吴端庄的穿着是有意搭配,但淡定哥和男神这户外装束还能凑得上还真是默契了嗷。

      小镇上都是风格一致的藏式建筑,民居寺庙傻傻分不清楚。
      尽管如今郎木寺由于相对完善发达的旅游业也渐渐变得商业化,主干道上开了各种饭店、酒吧和小店,但随处可见的喇嘛依然是小镇的生命,一切故事生死都围绕着他们展开,诵经、辩经,与过去别无二致,而我们这些行色匆匆的过客,还没来得及在这个小镇留下痕迹。
      这些年,无非物质条件好了些,生活便也更便利了些,于居民,于游客,多多少少也算是好事。

      没有玩具的小喇嘛,山野草木就是童年,门前的斜坡也能自娱自乐,小时候的我们不也这样获得快乐吗?长大后越来越难取悦自己的我们怎么就把超能力弄丢了呢?

      淙淙溪流声中回到童年,午间阳光下恍惚间又想起瑞士,向前奔跑时,一些人来了又走了,好在那些让我成为我的记忆仍在。
      我们习惯以自己的认识给结果划出界限,那些是我应得的,而这些是大馅饼。应得的少了些会失望,期待以外多了些会窃喜,这大概就是往往放下期待会比较幸福的原因,活着本身就是小确幸呀。

「扎尕那」扎尕上云卷云舒

      回到旅店洗了澡,又去前一晚吃饭的店里吃了午饭,这才不紧不慢一身轻松地去往下一程。午后的阳光透过车窗,在峡谷中穿行,弯弯绕绕,摇摇晃晃,半梦半醒间又从四川跑回了甘肃
      坐在副驾上的淡定哥说这一路都不容易,好在过去走了一年山路的我已经不再晕车了,进入扎尕那去往东哇村才真真感受到了这些村庄的地势难行。
      我们的师傅是个不苟言笑、不善言辞的西北大叔,沉默了几日的他此时特别开心,因为他终于通过朋友圈找到了几年前第一次来扎尕那住宿的人家,难掩老友重逢的激动。
      我其实是很佩服男神的,在路上他边看《甘南纪事》,边跟我们转述书里的故事,而这本书中形形色色的人物多出自这里,来到这里便也有了代入感和某些联系。进入这个四面环山山势陡峭的地方,实在很难将这秀丽风光下的安宁和男神描述的民风彪悍常闹人命联系起来。
      “没事的时候,我们坐在山岗上聊天,扎尕上云卷云舒,飘过一片灰色的云彩就刷刷地下一阵雨。”扎尕那是这样一个地方。
      “杀人偿命,不偿命赔命价,我们的先人们不是这么做的吗?“扎尕那也是这样一个地方。
      几十年前,这里原始、朴实、野蛮、神秘,几十年后,这里开发旅游,经营藏家乐,唯一的小小出口终究将封闭连上文明,甘南藏区厚重的历史文化汇入时代的洪流中。

      进入扎尕那需经过三道石门,逼仄的石门总阻拦着想要一探其究竟的人的去路。而一直自诩为浪得飞起的我也是去年才从一篇游记中得知这个地方,以为扎尕那是个未经开发的小众原始村落,当看到景区前停满了大巴车的停车场,我们都有些不知所措,像心里的秘密被人窥探了去,原来只是我们太闭塞。
      行至村口司机师傅终于遇到了寻寻觅觅的故人,老板年轻的儿子开着摩托车领我们去往他家的客栈。这家人在原本楼旁又新建了一栋条件更好的楼房,就东哇村而言,小酒店已经颇具规模。老板家门前挂着某某摄影协会的旗帜,淡定哥和男神也有模有样毫不谦虚地在旗子上签上自己的大名,哎哟厉害了~
      据说即使在扎尕那预定住宿也会被老板临时放鸽子,尤其在旺季,而这里本身几乎家家户户都提供食宿,条件也大同小异,因此建议相对早些抵达扎尕那直接查看入住。

扎尕那藏寨分为四个村子东哇村、业日村、达日村、带巴村,均依山势而建,其中我们所住的东哇村靠近扎尕那的制高点拉桑寺,民居层次分明。我们入住了新楼,从窗口望出去,高大陡峭的绝壁即在前方。

      热情的老板在小院里招待我们吃西瓜,一群吃瓜群众俯瞰着山下渐渐驶出的车辆,隔绝了喧闹的人声,在这石城秘境中自得其乐,倒颇有种神仙之感。

扎尕那有几条徒步线路,四个没做攻略的懒人问老板怎么走,老板指了指最常规最成熟的仙女滩-仙女湖一线。实践证明,虽然这条线路游客相对较多,但仙女滩的确是回望纵览扎尕那山峰及四个村子的完美平台,时间不充裕的建议走这条线路,至于其他线路问问老板总能掌握方向。
      在停车场感受了人声鼎沸络绎不绝的淡定哥有些意兴阑珊,但其实也是来之前对扎尕那存在不切实际的幻想,回客栈路上当我们再谈到这时,队内会议精神是妥妥值回票价。是的,十元钱的票价。自然,看得多了,很多人事物都只有通过比较才能明白它的好了。        是要和淡定哥和男神比帅了,待我苦炼拍照技能,撩妹能力一百分!

      一路走一路回望,巨石下的山村就在背后,尽管最后看来这一路拍摄的照片几乎雷同,但就是有魔力停不下按快门的手。
      天阴阴的,半路下了阵雨,我们躲在小摊前的大伞下等雨停。
      “飘过一片灰色的云彩就刷刷地下一阵雨。”是扎尕那没错啊。

      仙女滩是片视野开阔的大大大草地,也是眺望对面坡上四个村子最好的位置。与其在来的路上猛拍,不如慢慢走慢慢欣赏,仙女滩才是拍摄绝佳处,可惜的是此时没有晨雾与炊烟同升,烟火与仙境同在之景。扎尕那

       同款墨镜被我俩戴出了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呢!

      讲真我俩拍完合照后很认真地教了淡定哥和男神怎么摆这么撩妹的姿势并实践了多次,然而……大概医生小哥哥的智商都用来学习了吧(扶额

      再往前走就是传说中的仙女湖。你若是在路上碰上返回的我们,问:
      ——还有多久到仙女湖?
      ——很快很快也就几分钟了。
      ——仙女湖美不美?
      ——必然是美的,放弃会后悔(真诚
     最后望着你往上的背影,默默为你加油和祝福。
     上爬下行的游客间总是有这样一些难以言喻的默契的。

      因为——
      传说中的仙女湖,是一个绿色的小...水...潭,大概比寺庙里养鱼扔硬币的潭子大一些吧。
      扶额是对此时心情最恰当的诠释,一个半小时的往返可能单纯只是想攒些步数以占领微信运动的封面吧,大家很棒棒哦

      来都来了,总要留下点什么证明坑爹过,我俩正愁pose荒呢,四个爷爷奶奶恰好爬了上来,招呼我们帮拍合照。他们在凳子上并排坐下拍照的一刻竟摆了那么可爱的pose,瞬间圈粉。
      希望等我老了,和我的老伴,也会是积极可爱的老头老太太。

      贪恋阳光的人挪不动脚步,这下来时路上拍的照片又要进回收站了。光局部来看,也是有些黄山的样子。

      有阳光有草地的地方就有阿尔卑斯的少女呀,愉快地想哼个小歌,心里咕嘟咕嘟冒着满足的泡泡,太开心的时候还会忍不住想,哎呀我怎么那么好运呐。

       太阳就要落山啦,和扎尕那的太阳再见,希望明天一早可以说早安哟

      对面山头有金灿灿顶的是最高的拉桑寺,我就住在下面的东哇村。
      这样讲的时候突然想象自己是村里的小姑娘,在山上放牛放羊,跟客人遥遥一指介绍自己的家。山峦重叠、峡谷纵横的扎尕那,岩石、树林、梯田、民居错落有致相互映衬,这个偏安一隅的村寨在交通不发达的年代是陶渊明都向往的秘境。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香格里拉

      太阳下山了,西北高原上时日长,一天又过去了。返回路上游客寥寥,跟着大巴来的游客来了又走了,喧嚣了一阵烟消云散了,似乎往湖里丢了一枚石子,当涟漪也散开便什么都不记得了,小村四下里又静了下来。
      跟着收摊回家的村民下山,藏族女人总是很能干的,料理家务,出门营生,统统是藏族女人的分内事,做生意也不能耽误了生养小娃娃。眼前娃娃小小的身子被巨大的书包覆盖,像是背着一个龟壳,被牵着走在当中,回家吃饭想来应该很高兴吧,小时候以为高兴就是高兴,长大后才知道这样的高兴叫幸福。

      第一次在大理知道耶稣光,后来在云南待得久了,在山上常常出门就能撞上,以为见得多了习以为常,其实依然每次都会怔怔看好久。

      我很喜欢高原的天,每时每刻的云都不同,连带着光都在跳舞,瞬息的变化让人有盼头。
      没有雾气,不见炊烟,却也出奇的温馨。生火做饭的人家应该越来越少了,但日落而息的家家户户也都开始张罗吃饭了吧。

      回到住家,老板在顶楼开了个小饭馆,摆上了藏式桌椅,我们脱了鞋盘坐在椅子上聊天,热气腾腾的手抓羊肉蘸辣子,可真带劲。
      夏夜里的扎尕那是需要穿棉服的温度,好不容易没有在夜里赶路,我跟老板又要了两床毛毯早早安顿下来,淡定哥和男神嚷着要去拍星星,全副武装地出了门,只能给他们精神上最大的支持了。

      抬眼望望窗外,星星其实不多,难为了医生拍下如此画面。
      想起去年秋天在山上停电时肉眼可见银河寻找北斗星和北极星的事情。小孩子是很喜欢停电的夜晚的,山村里一片漆黑,胆大的男生总喜欢吓唬小女生,大家哇哇抱作一团,似乎惊险又刺激。偶尔也会给孩子们唱歌做游戏,等到他们最终乖乖回去休息,我们几个就坐在星空下聊天。
      那时候每次下晚自习走回房间,都能抬头看一路星星,那时候会想如果你在身边会很好。又是一年啊,我们走散了,可我还是要把这些记在心里,总有一天讲给想讲的人听。
扎尕那,晚安。

      前一晚略阴的天预告了无缘日出的事实,但不死心的我们还是挣扎着起来了,未来得及洗漱裹上外套就匆匆出了门。来回折返了几次都没能找到通往看日出地儿的路,眼看着日出时间该过了天依然阴翳着,虎子和吴端庄又懒惰地回去找温暖,留下医生们在村里闲逛,清晨的一切有着未经粉饰的真实,他们走到了业日村,一路看到了扎尕那村民的生活,确切说来,是身强力壮、勤劳能干的藏族女人的生活。
扎尕那是矛盾的,淳朴又彪悍的民风,清静又热闹的日子,以我游客的视角,仅戳了个小洞,窥探甘南藏区的一角而已。

「若尔盖」最辽阔的原始和自由

      我们离开了甘肃,进入四川
      今日的主题是草原,是当年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若尔盖草原,08年来九寨沟的时候就想来的若尔盖草原,想要到的远方终究会抵达。
      眼前起伏的草地飞驰而来,又从后视镜里消失。在草原上奔跑,在马背上长大的孩子性格自然是豪迈的,天地无限宽广,连带着心也跟着驰骋起来。

      在路上见到一群羊过马路,我们嚷嚷着停下来。在藏区的我们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留神被敲了竹杠去,牵着马的女主人跟了上来,过马路后她把马系在围栏边收拾背上的负重,我们想拍又不敢,踟蹰了一阵终于和女主人示意,她不通汉语,比划了好一阵。
      羊群可不等待主人收拾妥当,径直向前,藏族女人又迅速牵马跟上远去了。都说望川跑死马,可女人和她的羊群却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视野里。
      是很想跟上去的,我们望着远处苍茫,悻悻然。

      有时间可供挥霍,有风光可作陪衬,有模特昼夜兼程,不来组人像可惜了。已经磨合了几天的小团体已经能够轻松和模特完美配合。通常说来,总有一台相机拍风光,两台相机拍模特,看起来是很专业的团队呢。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仿佛有什么乱入???

一把年纪,筋骨很差的阿姨能跳成这样已经很拼了好吗?专业选手请绕道,只接受掌声和鲜花,当然小汽车也不拒绝,谢绝臭鸡蛋

      会跳舞的小姐姐和假装会跳舞的小姐姐,医生以为我俩都学过跳舞呢,哈哈哈看来我还是学得有模有样的!此处应有掌声